小笼桜🍙

翔くん、いっしょに行こう

【迪云】 ゆき(1218贺)

ゆき

■短打,叙述混乱

□乱写的,看看就好

是晴天,金灿灿的阳光照射下来,地面和屋顶上覆盖着早一天的夜晚降落的霜雪,反光过去似乎要灼烧双目。

云雀先生似乎待在接待室一整夜都没有回去,这是常有的情况,接待室应有尽有,是除了天台之外最喜欢的地方。

休息日里,学校里没有半个人影,没有人踩在厚厚的雪上,落下一个又一个的脚印,休息日过后,副委员长会应着云雀的要求,把积雪清理的干干净净,到时候,并盛又是回到原本的样子。

不过这样也好,云豆很喜欢,它兴许是不怕冷的鸟,嘴里叼着冰雪,扑打翅膀,把雪丢到龟壳上,龟壳应该不会冷,但安翠欧似乎不爱这种天气,把自己缩在小小的壳里,云豆叽叽喳喳的像是在取笑他,他就动动身子,把雪抖掉。


雪化成水,它就会变得很大很大。

这时候它就十分怀念黄色绒毛的军绿色大衣,黄色的绒毛很暖和,迪诺也不会管它,就让它待在里面,偶尔它会听到迪诺自言自语

“啊…这样怎么样呢?

恭弥会喜欢这种东西吧?…嗯?…”

受不了,没听见。


也许是哪次擦肩而过,迪诺滚成一个雪球,金色的头发就和太阳一样,合在一起就跟今天的天气一样,委员长的心情明显很好,难得想要打雪仗,手里攥着变形的列恩。


可惜要处理的事务还有很多,他嘴角噙着笑,放弃了打雪仗的想法,转身那一刻,不远处,金色的头发扎在雪球里,一秒不停,转身走人。



也许那时候是初见,不知道,也许更早早就相见,也没印象,深深刻进脑海里的只有迪诺的kyoya。


很麻烦的,云雀先生跟里包恩说,他不想要会扰乱心绪的事情,比起这些,更好的就是战斗,与强者的战斗,不必被偶尔擦过肢体,或是耳朵里落下声音,而产生的不知名反应要好。

里包恩先生只好说

“这也是修行的一部分吧。”


无奈,只有无奈。



岁月的痕迹早已捎上眉眼,白驹过隙的时光,都是沉淀在心里,大家聚在一起总爱说那些年那些年。那些年你多么的无知多么的呆傻。

对你说得很对,于是云雀先生认真的思索,那些年迪诺说


真拿你没办法啊。
恭弥。
仔细想想。
稍微忍耐一下吧。


呐?



仔细想想,当时的自己果然是不可理喻的,他对已经上了三十岁的男人温柔的尾音作了挣扎,然后放下拐子。

为什么呢?为什么。

“一旦他认真起来,现在的你不会是他的对手。”
又摆出一副师傅的模样。

低头看向风的那边,垂下的眼角都像是柔软了许多,但云雀恭弥怎么会怕呢,对战斗的渴望与生俱来。

楼底都要被掀翻了。





现在。





云雀先生望着钟,一分一秒都在动,他似乎有着预感,便转头望了一眼窗外。


他大概不会再有任何疑惑,毕竟他年纪小小时就成为了不会做梦的少年,然后秋天走了冬天再来,怀念的时候,有雪,还有金色的头发。


梦是不会成真的,所以,从不做梦,就什么都有,什么都如愿。假的,都是瞎说的。



休息日的并盛,也是会有人来,踩下脚印,熟悉的走进来。



“恭弥,你果然在这里啊。”






END


撒花

迪云日快乐,即使出坑很久了,迪云也一直都是我的初心。

很久不写了,都生疏了,前段时间重温的时候还是会感叹不愧是我的初心,只要有两人出场的地方,都会十分激动。

那么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