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笼桜🍙

翔くん、いっしょに行こう

日记.下

日记.下




那次事情后,迪诺一直在养病,我待在他旁边得时候都忍不住抱怨他。

你干嘛老惹父亲大人不开心balabalabala

我哪有balabala

就有balabala

没有balabala

算了,直至今日,我也懒得和他吵了,我把削好的苹果放到他嘴里,然后问他

父亲大人,你准备怎么办?

他抬了抬头。

顺其自然吧。恭弥不会一时半会就消气的,这次毕竟我比较有错。

我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全都是你的错好不好。

啊啊,他忽然想到什么,很快就是你的生日了吧,12月18号。

我点了点头。

他思索了一下,意味深长的说,靠你了。

我:………

之后,回到此时此刻。记叙了一堆流水账真的很抱歉,不过也没人看,就这样吧。

昨天父亲大人和我玩到最后时,迪诺终于来了,我幽幽的望着他,眼里尽是我只能帮你帮到这了,加油吧,上吧迪诺。的这样的表情。

父亲大人倒是一脸自在一副我早就猜到了的样子,也是啊,我和迪诺的智商加起来大概都没有父亲大人高吧。

迪诺真不愧是意大利男人,说出来的话真的很肉麻,噢我不想回忆了不要逼我。

今天早上,隔壁迪诺房间的声响终于停了,我也…不,看来我睡不着了,所以提起笔,写了这些。到了晚上,我会继续写下去。

回到早上,我出去倒水喝的时候,迪诺一脸清爽的站在那里,我说,你不去陪父亲大人吗。

迪诺笑了笑,恭弥说想和你说说话。说完他摸了摸我的头,说生日快乐。

我点点头,笑了笑说记得把礼物放到我房间,然后去了父亲大人的房间。

父亲大人好好的坐在那里,身上是宽松的黑色和服,前面说过了,父亲大人已经三十岁了,看起来却还是像二十多岁一样,充满英气。

父亲大人?我叫道。

嗯。他点点头,过来。他说。

我顺从的走过去,这时他递给我一本黑皮笔记本。

这是什么?

生日礼物。他说,是本日记,我写的,从认识迪诺,一直到前不久。

日记?我惊讶道。父亲大人不像写日记的人,总觉得,会写日记的人都是情感丰富,想法很多的人(虽然没有这个说法。父亲大人写的,究竟会是什么呢?我对这本日记充满了好奇。

你看起来好像很担心。父亲的声音很冷咧。担心迪诺会出事吗。


我是有这么想过,特别是在迪诺出事的那一阵子中,从床上起来,迷迷糊糊中突然想起迪诺重伤未愈,冷汗跟着就冒出来了。偶尔吃饭的时候,看着对面空空的椅子,我就开始不安起来,害怕这样的事会延生到以后,到永远。

那是我第一次,对死亡充满了恐惧。

放心吧,我不会让他就这样死掉,他应该由我来咬杀。

耳边是父亲大人执拗的声音,我脑海里浮现出从前迪诺不经意提起来的。

他说,那时啊恭弥才15岁,有一次我受伤了,虽然不严重,但他还是很灵敏的察觉到了血的气味,然后他说,跳马只能由我来咬杀。

迪诺当时笑的很开心,眼里满满的都是宠溺的意味。

原来这种事,不管过了十年,还是二十年,都一直会不改变的吗。

居然会害怕死亡,。真是弱小啊,和迪诺一样。父亲大人说道。

我只能点头说是。


那本日记现在就摆在我床头,我大致看了下,果然如我所料,父亲大人根本就不怎么记日记,一天的话都是十分简短时间也不连续,我真怀疑这是他的哪个仇家记录的他的生活作息。

不过我总算稍微明白了,明白了,那位父亲大人的感情。

晚上是迪诺和父亲大人陪我过得,本来说会举办宴会,但是迪诺知道我不喜欢那种东西,就推迟了,让我一个人兴高采烈的拆礼物。



泽田纲吉居然送了个娃娃给你?父亲大人十分嫌弃的看了看我手中的毛绒娃娃。

嘛不要这样说嘛,恭弥,都是阿纲的心意啊。

啊啊,京子她们送的果然都是你喜欢的东西呢,真是女孩子才懂女孩子啊。

迪诺看着京子阿姨,尤尼阿姨和小春阿姨送来的东西感叹道。

父亲大人在一旁倒是没说什么。

如果时光暂停一下就好了。

果然你们两人都能幸福平安就好了。

我由衷的…




倘若迪诺真的哪天死掉了(。

估计父亲大人真的会很痛苦很痛苦的吧。





「我真的很害怕,害怕哪天你就这样不在了,你要我怎么办。

我也很想就这样自暴自弃,干脆不管你算了。

随便你怎样受伤,随便你怎么样都好。」


也许,我说也许,这么多年父亲大人也存活在那样的恐惧当中,父亲大人究竟是怎样度过这样孤独的每一分每一秒呢?

父亲大人会不会也独自流过眼泪,把全部的心痛都往肚子里咽呢?

我没有看错,父亲大人那时眼中的怒火,也没有遗漏,那一丝颤抖,他绝对不是别人说的那样冷血无情。

真是的。

明明自己,也那么弱小。

却又那么强大。


END

写完了,人物ooc有,请轻骂

写的时候一直在听A-lin的忘记拥抱。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