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笼桜🍙

翔くん、いっしょに行こう

日记.上

日记.上

→迪云养女梗有
→日记形式记叙有
以上.

12.18

今天是我的生日,父亲大人特地推开了手头的工作从并盛赶到了意大利。

实际上,他早一天就到了,还带我出去玩了一通,我非常的开心,同时也很担心,因为他和迪诺好久都没说过话了。

他们吵架了,是的。在七月、不,或是更早,反正是名叫肖克顿的家族消亡的那一段时间中。

那时候,迪诺很忙,比以前都忙,常常我起床了之后他却已经吃完早餐去处理公务了。只有罗马里奥推了推眼镜向我说抱歉小姐,boss今天有很重要的公务要处理。

那一段时间里,半夜我都可以看见迪诺房间的灯一直都是亮着的,守卫的人员也曾多了。

我走过去,在门的缝隙中可以看见迪诺坐在书桌前,两侧是有增无减的文件,迪诺似乎瘦了些,手变得烟灰缸搭着的还没抽完冒着烟雾的烟。

后来大概一个星期吧 ,父亲大人来了,他脸色很不好,他刚刚过完三十岁生日,啊、这么说来的话,那应该是在五月份吧。

他看了站在旁边的我一眼,什么都没有说,我看见他眼中的怒气,可是后来大家都说父亲大人当时很平静,或是冷漠。但是我感受到了怒气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跟他后面,大气也不敢出,父亲大人直直来到了迪诺的房间,门没有关上,他推开门,里面的迪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惊呼恭弥的同时,已经被父亲提起衣领,父亲大人用一种似乎咬牙切齿的声音问迪诺:你是不是想死?

我有点被吓到了,说实话,父亲大人本来就是个好战的人,这样疑似家暴的场面并不少,但当时我感到一股窒息感,卡在喉咙里。

迪诺明显愣了一下,随即扯出笑容来,说,恭弥,你是在担心我吗?


真是的,还有心思开玩笑吗这个奔四的跳马迪诺!



显然父亲大人不吃他这一套,他眯了眯狭长的凤眼 ,松开还在迪诺脖子前抓着衣领的手。他转头看我,对着我身后的罗马里奥使了使颜色,我就被请了出去。

罗马里奥叫我回去房间,我摇摇头,把耳朵贴在门板上,想听清里面在说什么。

加百罗涅宅的隔音效果也太好了!!!

只能依稀听见几个词。

肖克顿,彭哥列,援助,受伤(听到这个时我想也许是迪诺受了伤)。

后来倒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真是不知道他们在干嘛!

我撇了撇嘴,终于如罗马里奥希望的那样回了房间。


父亲大人在傍晚陪我吃了一顿饭之后回去了,迪诺摸了摸嘴边贴着的绷带无奈的笑了笑。

当时我问了他,迪诺,你们不会离婚吧?

迪诺当即瞪圆了眼睛,说,你说什么?

我重复了一遍。

他似乎很紧张,挠了挠头,我看着他金色的头发在他的手下变得乱糟糟的。

不会,不会离婚。他坚定的说。

那如果父亲大人要离婚呢?

他嘿嘿一笑,那就死缠烂打他到他放弃吧。

我不想说话。

他又眨巴了眼睛,笑道,恭弥对那个很没抵抗力的。

我又接着说,应该是对你没抵抗力吧。

他这次倒是心满意足的笑了笑。





一个月后,迪诺连续三天没有回来,罗马里奥也不在,家里的守卫更多了。

第四天,我看见迪诺被抬了回来,我吓懵了,担架上都是血,迪诺身上也是,我都不知道这是不是迪诺的血,尽管我一直说服自己说不是的不是的,那不可能。

我被女仆琳达带开,她温和的对我说,说boss会没事的,小姐你不要担心。

我强忍着泪水,我说,琳达,他会不会死。

琳达说,不会的。

不会吗?可是他流了好多血,好多,你看,他昏迷不醒,你看,他身边的人都是一脸凝重。

我坐在自己床上,觉得心里不安,心慌的很,一股凉意从头到脚甚至每个细胞,无尽的恐惧感似乎将我脱下深渊。

我下意识的想打电话给父亲大人,他知道迪诺这个情况吗?父亲大人也会和我一样慌乱吗。

那一瞬间,很多很多想法从我脑袋里一跃而过,虽然我不是迪诺和父亲的亲生女儿,但自从我懂事以来最重要的两个人便是他们了,他们没有隐瞒我养女的身份,想想也是,他们可是两个男人啊。

如果从今往后,迪诺死了,是不是就只剩我和父亲了?就是说一直存在的存在消失了,不见了?

大脑有点短路,我想我的确被吓的不轻。

我颤抖的按播键,眼泪流的满脸都是,我想我现在肯定狼狈的要死,父亲大人会怎么说?

会说不要哭吗?

我不知道,我只希望父亲大人也能,也能和我一样,知道迪诺的情况,不要只有我一个人。

我看见窗外黑漆漆的一片,像黑洞一样。







父亲大人早就知道了,他的电话我打了三次才接通,他一直听我不停的哭,直到我几乎要停下来时,他才开口。

冷静点,我现在就过去。

然后掐断了电话。

有种绝望之中突然生出希望的感觉,为什么呢,父亲大人会给我这样的感觉。





迪诺回复了大概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期间,我听女仆谈起,原来迪诺一直在忙于肖克顿家族的事情,加百罗涅和肖克顿的恩仇多到数不清,这次,迪诺下了狠心,歼灭了肖克顿家族,同时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这纯粹是家族和家族间的私人恩怨,所以彭哥列也没有插手。

父亲大人果然在一大早就赶到了,总之他的脸黑的可怕,且我终于听到了传说中的名言,咬杀。

迪诺恢复了之后,父亲大人就没有再和他说过一句话,果然父亲大人生气了吧。






直到今天。






tbc

好久没写迪云很多东西都生疏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