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笼桜🍙

翔くん、いっしょに行こう

所谓圈好一点就是雷文遍地咯,合着就觉得圈看起来好好的人就没人脱饭脱坑了,合着就饭着太太就好了呗,太太走也跟着走呗,跟正主没几个事了呗
所以这种人怎么还没滚蛋
我圈也供不起这种大佛了
没有太太不能活可不是笑死人了

真的第一次这么恶心这位lo主和这群抱团的人
别人只是评论一篇文而已就大肆嘲讽

一群人揪着别人不放甚至嘲讽
真的感受不到这群人对y2的爱了
吃瓜这么久 终究还是被恶心到了

更何况这些人大多都是别家的
真的太难受了 第一次感受到这么大的恶意

终于可以看到这本本子啦!

因为寄到家里去了一直在学校没有办法看到!(ಥ_ಥ)

一直默默的喜欢太太的文,出本子的时候真的开心坏了
☺️希望太太不要介意我这么晚的repo

感谢太太给我带来这么好的文字🌸

@aeon🐤

昨天去了洛南高中

天气很好的样子,真的是刚刚好的
周六的时候,下午去的,学校没有看到有人的样子,高中是不能参观的嘛,不能进去,所以就这样在外面看着。

其实在外面看看也好,这大概就是我的一种执念吧。

我有很多话想说,但我不知道怎么开口,因为你是我至今为止的人生中最特别的一个人,也许我喜欢的已经不是你了,可能我喜欢的只是这个因为喜欢你而不一样的自己。

有时候我会觉得那几年喜欢这你的我才是真正的我。
但时间一定会不停的走,走到足以让我知道如何放下你。

京都,豆腐,红生姜,天台,蝉鸣,轻小说,苹果,前辈,洛南

ä½ 

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

希望白嫖安静如鸡

因为还轮不到你来指点江山

看他的solo看到哭

【迪云】 ゆき(1218贺)

ゆき

■短打,叙述混乱

□乱写的,看看就好

是晴天,金灿灿的阳光照射下来,地面和屋顶上覆盖着早一天的夜晚降落的霜雪,反光过去似乎要灼烧双目。

云雀先生似乎待在接待室一整夜都没有回去,这是常有的情况,接待室应有尽有,是除了天台之外最喜欢的地方。

休息日里,学校里没有半个人影,没有人踩在厚厚的雪上,落下一个又一个的脚印,休息日过后,副委员长会应着云雀的要求,把积雪清理的干干净净,到时候,并盛又是回到原本的样子。

不过这样也好,云豆很喜欢,它兴许是不怕冷的鸟,嘴里叼着冰雪,扑打翅膀,把雪丢到龟壳上,龟壳应该不会冷,但安翠欧似乎不爱这种天气,把自己缩在小小的壳里,云豆叽叽喳喳的像是在取笑他,他就动动身子,把雪抖掉。


雪化成水,它就会变得很大很大。

这时候它就十分怀念黄色绒毛的军绿色大衣,黄色的绒毛很暖和,迪诺也不会管它,就让它待在里面,偶尔它会听到迪诺自言自语

“啊…这样怎么样呢?

恭弥会喜欢这种东西吧?…嗯?…”

受不了,没听见。


也许是哪次擦肩而过,迪诺滚成一个雪球,金色的头发就和太阳一样,合在一起就跟今天的天气一样,委员长的心情明显很好,难得想要打雪仗,手里攥着变形的列恩。


可惜要处理的事务还有很多,他嘴角噙着笑,放弃了打雪仗的想法,转身那一刻,不远处,金色的头发扎在雪球里,一秒不停,转身走人。



也许那时候是初见,不知道,也许更早早就相见,也没印象,深深刻进脑海里的只有迪诺的kyoya。


很麻烦的,云雀先生跟里包恩说,他不想要会扰乱心绪的事情,比起这些,更好的就是战斗,与强者的战斗,不必被偶尔擦过肢体,或是耳朵里落下声音,而产生的不知名反应要好。

里包恩先生只好说

“这也是修行的一部分吧。”


无奈,只有无奈。



岁月的痕迹早已捎上眉眼,白驹过隙的时光,都是沉淀在心里,大家聚在一起总爱说那些年那些年。那些年你多么的无知多么的呆傻。

对你说得很对,于是云雀先生认真的思索,那些年迪诺说


真拿你没办法啊。
恭弥。
仔细想想。
稍微忍耐一下吧。


呐?



仔细想想,当时的自己果然是不可理喻的,他对已经上了三十岁的男人温柔的尾音作了挣扎,然后放下拐子。

为什么呢?为什么。

“一旦他认真起来,现在的你不会是他的对手。”
又摆出一副师傅的模样。

低头看向风的那边,垂下的眼角都像是柔软了许多,但云雀恭弥怎么会怕呢,对战斗的渴望与生俱来。

楼底都要被掀翻了。





现在。





云雀先生望着钟,一分一秒都在动,他似乎有着预感,便转头望了一眼窗外。


他大概不会再有任何疑惑,毕竟他年纪小小时就成为了不会做梦的少年,然后秋天走了冬天再来,怀念的时候,有雪,还有金色的头发。


梦是不会成真的,所以,从不做梦,就什么都有,什么都如愿。假的,都是瞎说的。



休息日的并盛,也是会有人来,踩下脚印,熟悉的走进来。



“恭弥,你果然在这里啊。”






END


撒花

迪云日快乐,即使出坑很久了,迪云也一直都是我的初心。

很久不写了,都生疏了,前段时间重温的时候还是会感叹不愧是我的初心,只要有两人出场的地方,都会十分激动。

那么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手绘

图一是脑补的小希望骑马摔伤了和帮他上药的叶咂=w=

图二脑补的是两人互相交换武器的样子=w=

总之就是学院前后桌的摸鱼

一起听音乐,聊天,学习(?)什么的

前与后

前言

☆赤司严重OOC
☆捏造成分有
☆有虹赤紫赤友情向有
☆cp几乎都是非爱情主导
☆标题党

赤司征十郎是个吃货。

他回忆说这似乎和妈妈有关系,小时候他的饮食全由妈妈负责,诗织乐此不疲的喂赤司吃东西,今天做了西饼明天吃了沙拉,每天都会是不同的花样。

那时候赤司年纪尚小,对吃大量食物既没有深厚的兴趣也没有反感,诗织每每问起说征十郎你觉得好吃吗?赤司每次都会说好吃,为的不过是诗织听完后柔柔的一笑。

诗织给了赤司篮球,每天大汗淋漓的回家,诗织总是很心疼的做了更多的食物,赤司也乐得接受妈妈的一片心意。

诗织去世了之后,赤司的饮食也全部交由下人处理。赤司每次回家看见的仍然是丰盛的餐食,赤司却怎么也吃不出以前的味道来。

但妈妈养出来的胃终究是留了下来,赤司成了一个吃货。

赤司上了中学之后,进了篮球部当了副队长,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处理,队长虹村修造几乎天天都可以看见赤司用手机发给自家管家那长长的晚餐清单。

虹村时常调侃赤司的吃货属性,他们有时结束了部活,只要赤司不反对就会一起回家,虽然不同路,但两人却总能拐到一起去。

赤司两只手都有袋子,里面都是吃的,不是豆腐就是零食,虹村看了一眼赤司说你一定上辈子和紫原是兄弟。

赤司含进一支棒棒糖含糊的应了一声,然后拿出一支糖递给虹村,前辈你吃糖吗。

不讨厌。虹村说。

下次一起去吃炒饭,怎么样。虹村忽然很有兴致的提议道,他低头去看赤司装满食物的满当当的袋子,不知怎么就来了兴致。

赤发的少年只是思索了一会,问道,虹村前辈知道哪家店的炒饭好吃吗。

当然,下次带你去。虹村笑着说。

赤司点点头,少年的气息似乎柔和了一点,双眼红瞳中似乎散发着光芒,带着些许期待。

后来他们似乎更默契了一些,虹村偶尔会在自己的储物柜里放着一些零食,不过他的零食大多都是被觅食的紫原掳走就是了。

更后来,虹村升上了三年级,他把赤司推荐为下一任的队长,以父亲的病为缘由,他走出监督的办公室,果不其然的看见赤司在走廊上。

光线很昏暗,只有些微的从办公室里挤出来的灯光,合着不怎么明亮的月光,窗外风吹动树叶的声响似乎都随着赤发少年咽在喉咙里的话语一同逝去。

你是不是都听见了。

只听见了后面一点。

啊啊,只有后面才不想让你听见。
那么虽然有点仓促,但从今往后你就是队长了,赤司。

还不能确定啊。

已经确定了,听了那些话,你还打算让我当队长吗 。

短暂的沉默,赤司一言不发,脸埋在长长的刘海下面看不清楚表情,虹村兀自猜测道

不安吗。

那边很快就有了回应,赤色的脑袋动了动。

我只是在担心前辈你。

虹村笑了出来,似乎赤司真的再说玩笑话一样。

说的也是啊,但是我可是一点也不担心你。

虹村背过身,半张脸都没入阴影当中。

之后就交给你了,赤司队长。

那时还在夏天,早已在夜晚的时候蝉鸣已经将全部的声源霸占,那些整合成块状光怪陆离的月光撒在反射光芒的大理石地上,他却觉得有什么哽咽在喉咙里,他右眼的色彩在微光下显现出不那么惨红的颜色。

他忽然很想吃东西,满满的饥饿感难以缓解,因为心里的哪一块地方残忍的凹陷下去了,他似乎记得炒饭里蒜葱的香味扑鼻。

他以为他们总能拐到一起去,怎么可能呢,无始无终,究竟是什么感情都谈不上。

寂静的走廊里,他对着空气说好。

虹村去美国的时候赤司没去送他,他忙着成日帝光学生会的事务还有篮球部大大小小的事情。

比如突然有人会跑来告诉他青峰大辉和黄濑凉太又毫无顾忌的one on one啦或者紫原敦又和黑子哲也吵架啦,唯一他以为让他省心的绿间真太郎中午告诉他我总一天打败你。

他吃的越发的多,紫原问他小赤你吃这么多怎么就不长个子啊。被他一眼瞪了回去。

某些方面紫原的确是他的好饭友,他们可能聊上吃的聊一整天,最后连绿间也受不了了。

紫原和绿间都是他中学时代的好朋友,尽管他说绿间是他最好的朋友,总有时候他会很偏袒紫原。

从前他和绿间一起给紫原弄了一个点心,当着紫原的面弄得,也算是无毒无添加,在实验室他看着紫原的脸随着烧杯里的点心的颜色一样变化,心里说不出来的有趣 。

最后点心是红色,紫原迫于赤司的压力吃了下去,意外的紫原好评如潮,赤司觉得一百个A也不够当时自己心里的自豪感。

不过说到底还是吃,作为一个和紫原属性相重合的人,他们倒是三天两头的就去淘食物,淘的不亦乐乎 。

一次帝光祭的时候,他被桃井誉为赏金猎人,校园内大大小小的棋类馆都被他踢了个遍,拿着满满一袋子厚重的零食他想最近都不用愁了。

那时候奇迹的时代不约而同的凑到一起去,他们在秘密基地里一起吃零食或者伴合着软软的风。

那时候的奇迹时代是一尘不染的,他们将他们彼此间最坦然的时光卷和,变成他们今后好几年都不再有的东西,塑料胶纸摩擦的嘶拉声响和他们的笑声融在那整整一个夏天和那一张相片里。

夏天走到尽头,如同不知道哪一天青峰就开了花,不知道哪一天队伍就陷入了深深的阴霾当中,哪一天紫原说不想再听小赤的话了。。

赤司当然反应激烈,不只是紫原说不愿意来部活,更因为那句不想再听你的话了。

他并非真正执着于这句话,他只是心里堵得慌。

后来他是一个人去从前他们一起买零食的便利店的,他最喜欢陶壶炖菜味的美味棒,形容不出来的好吃。

那也是紫原第一个给他吃的美味棒。

奇迹的分裂在他眼里不过就是必然的产物。

帝光毕业之后他去了洛山,证明实力做了主将,那边那三个无冠也让他制服的服服帖帖。

他看中一个叫黛千寻的三年级生,和当初的黑子很像,他亲自去了天台。

黛千寻比他想象的更有趣,他拒绝他的提议,和之前那些被赤司牢牢握在手里的人不一样。

天空是蔚蓝的,天台的空气比他想象的要舒爽很多,他没来由的想起以前帝光祭,他快刀斩乱麻一样的刷刷刷踢学校里各种棋的馆,拿了一个袋子的礼物,都是吃的,活脱脱的像一个圣诞老人。

他和别人约好了去吃零食。

只是后来再也没有。

他把黛千寻勾到手里以后也加入了天台党,黛不说话他也不说话,有时候黛千寻会给他推荐轻小说,他也乐得接受,他喜欢和黛说话,因为他觉得有趣。

同时他作为一个吃货的属性被黛发现之后就遭到了惨无人寰的吐槽,宅男对于调侃他抱以浓厚的兴趣。

然后就是有时他们也会逃脱学校的饭堂出去吃豆腐。

洛山的饭的确不怎么样,对吧赤司。

嗯。

然后各种展开。

反正身边跟着一个移动银行,黛带着小少爷逛遍了学校附近的所有小吃店。

我还以为你对这些一点兴趣都没有。
赤司满不相信的看着他。

还好,多少知道一点。
黛对于美食要求不高,能带着小少爷,说实话打心里黛千寻都觉得来劲。

WC结束后,黛千寻就要毕业了,他本着小少爷的期望考东大,赤司倒是一言不发。

虽然叫你不要和我说话但你不能真的不说话吧小少爷。

饿了。

没想到小少爷开口就是那么接地气的话,黛千寻瞅着赤司的脸色不好看。

你舍不得我?

……

好吧黛也觉得这话的确矫情到爆。

灰白色的毛在风中飘啊飘,黛叹了一口气说
以后不要吃那么多了。

赤司抬起猫眼。

以后你可以来东大,随时都欢迎你。
黛说

有一天赤司觉得自己应该不是吃货,他只是在回忆一些东西,比如他吃炒饭就想起虹村修造,吃薯片就想起紫原,吃豆腐就想起黛千寻一样,他不停的吃,肚子的果腹感让他迷恋。

有一天他可以不用再吃那么多东西,他说他以前似乎总以为能把外人做的菜吃出妈妈做的味道来,他打开家门可以看见那道和他一样的红色身影在厨房忙碌。

诗织总是说,征十郎,吃多一点。

「 我想看着你长大。」

曾经有人问他,说时间可以磨平伤痛吗,他笑着说不会,不管多少次回想起来,都会觉得心痛。

他想吃再多一点。

不过现在似乎不用了。

灼目的阳光落进他赤金的双眼,猎猎的风声呼啸而过,空气变得清凉起来,穿过树叶和枝丫变得零碎起来,身后赤色的身影朝他说「快些走吧」,深白色的太阳伞撑开了许多光彩夺目。

他打开手机发出简讯。

to千寻

我想吃豆腐。

END